“五年之痒”很难解释上海付费通近日与支付宝分道扬镳的真正原因,而在服务器故障、业务矛盾、数据抓取谜团等种种猜测背后,更大维度的互联网角逐悄悄拉开帷幕:百度钱包成为付费通新伙伴或者微信缴电费落地多个城市,都预示着以公共事业缴费为代表的生活服务类支付正成为BAT争夺的新战场。

  竞争,还是竞争

  关于支付,近来最热闹的就是上海付费通与支付宝的分手事件,拥有上海水电煤等多项公共事业缴费基础资源的付费通在说拜拜之余不忘夹枪带棒,把分手理由归结为“支付宝频繁获取用户和付费通数据而导致系统不稳”。

  支付宝当然不认同上述说法,连发数条声明力证数据安全和业务可靠性。如同过往互联网行业发生的种种,这次争吵也没能摆脱狗血剧情一样的“不了了之”。对于用户而言,如果实现双方均承诺的“不影响正常业务”,真相可能不那么重要。

  毫无疑问,涉事双方都在扮演“幽怨的角色”,但无论如何,竞争的味道更趋向主流。

  作为互联网支付的重要组成部分,以公共事业缴费为代表的生活服务类支付一直是兵家必争之地,但由于该业务需要与相关政府部门、事业单位、银行等复杂业务主体协同开展,因此业务拓展门槛要远远高于网购支付,在PC互联网时代,支付宝是惟一建立了绝对优势的互联网支付企业,其主要竞争对手也是银行、拉卡拉等偏重银行卡实体缴费的企事业单位。

  但移动互联网与生活服务支付的天然契合唤醒了沉睡中的生活缴费竞争,而类生活服务缴费机构主动变革的诉求也在催化该领域的热度。

  相关资料显示,付费通在扮演支付宝合作伙伴的同时,自身也加速拓展缴费通道,这包括网站、手机客户端、IVR(互动式语音应答)等互联网支付色彩浓郁的自有渠道。

  无独有偶,既合作又竞争的付费通支付宝闹剧只是互联网支付犬牙交错局面的冰山一角。就在近日,业内传出消息,付费通正与百度钱包在暗中接洽,以作为支付宝的替代性产品,尽管百度和付费通双双不置可否,但传闻并未超出市场竞争规律。事实上,这也是百度支付业务升级为百度钱包后首次暴露出生活缴费业务野心。

  同样曝出消息的还有微信,国家电网北京市电力公司宣布,其官方微信电力服务功能正式上线,接入微信支付,住户可以通过关注公众账号、绑定银行卡、输入缴费号进行微信缴费。此前,深圳、浙江等地已经有类似行动。

  尽管PC互联网的财付通时代,腾讯已经大规模拓展生活缴费业务,但对于微信和微信支付而言,在拓展了网购、转账、理财等业务后,生活缴费势在必行。

  BAT聚首,竞争的味道更浓了。

  如何挑战领先者

  如同前文所述,基于PC时代积累性优势,支付宝在生活缴费领域的领军地位尚未遭遇强有力冲击,财付通战绩不佳即是佐证。而移师无线互联网争夺后,腾讯微信、百度钱包在支付宝钱包面前更只是新兵。

  不过,百度、腾讯还是杀了进来。

  北京商报记者获取的消息显示,百度钱包有意形成支付、商家(含生活缴费机构)、百度全系应用等三者协同导流的效果。举例来说,如果某家机构选择百度钱包作为缴费工具,还能获得搜索推广资源。“作为中国最大的广告营销平台,这部分资源被几乎所有线上线下商户看重。”

  此外,百度钱包已经成为百度内部移动O2O生态的基础性平台,“我的钱包”在百度所有“端产品”中的驻场可以为更多的商户消费场景提供引入机会。这无疑也是公共缴费机构看重的渠道入口,在某种维度上与微信公众账号的意义异曲同工。

  事实上,更高深的争夺体现在大数据上。百度和阿里皆是该领域高手,分别掌握了信息和交易的海量用户数据。从今年5月开始,百度钱包将开始发布百度行业搜索商品指数月报,为行业客户提供大数据分享。

  尽管引发付费通支付宝争议的根源之一是“数据谜局”,但并不妨碍大数据分析、整合和利用成为未来趋势。

  与百度不同,腾讯主要押宝微信和手机QQ,尤其是前者。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已经开展相关公共事业缴费业务的微信并未主动放置缴费入口,无论是北京、深圳的电力部门,还是广东某家医院,其微信缴费皆基于各自公众账号。

  有分析人士就此指出,统一的入口固然重要,但微信显然更乐于通过公众账号的模式介入该业务,一方面节省本来就不多的移动终端界面空间并保证微信用户的自主权和个性化需求;另一层面则让缴费机构主体走向前台,增加业务积极性,“让电力部门自主设置业务模块,在缴费之外提供更多附加服务,无疑更具吸引力”。

  支付宝守土拓疆

  “不会影响支付宝的业务进展”,应对了付费通的咄咄逼人,支付宝还要面临来自微信支付、百度钱包的更大挑战。

  “支付宝的最大筹码就是基础支付能力。”支付宝相关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支付宝公共事业缴费已经覆盖超过300个城市,接入了超过1200家机构,这些优势已迁移到移动业务支付宝钱包。

  尽管这家中国最大的互联网支付机构从未披露来自公共事业缴费领域的流水、用户量和活跃程度,但坚信“支付宝拥有最强势的用户基数和使用习惯,安全性也有保障”。

  在支付宝方面看来,公共事业缴费领域的合作一般不会有排他协议,开放竞争局面下首先要比拼既有优势,其次要看业务革新是否属于“真的创新”,否则用户不太可能随意迁移。

  有意思的是,借助支付宝钱包,支付宝近期力拓的业务是“服务窗”——类似于微信公众账号的平台,也允许缴费机构为用户提供查询、资讯等附加性服务。

  如果仔细观察支付宝今年以来在生活缴费领域的动作,付费通事件更像是一个偶然。6月下旬,支付宝方面宣布“浙江政务服务网”正式开通,省、市、县三级政府6万余个审批事项一网搞定,全程都可以使用支付宝缴费。与此类似,支付宝的触角还延伸到公交、药房、停车场等多个领域。(来源:《北京商报》文/张绪旺)